偶爾他會走進那房間,什麼都不做地只是發呆。坐在地板上一小時、甚至兩小時一直望著牆壁。那裡有死者的影子,影子的影子。然而隨著年月的逝去,他已經想不起過去曾經在那裡的東西了。那顏色和香氣的記憶不知不覺地消失了。連過去曾經擁有過的那鮮明的感情,也從記憶的領域逐漸向外退去。記憶彷彿被風搖晃的霧一般慢慢地變形,每變形一次就變得更淡。那變成影子的影子,的影子。在那裡可以觸知的只有過去曾經存在過的東西所留下的失落感而已。有時候甚至連妻子的臉都想不起來。但他有時候會想起在那個房間裡看見妻子留下的衣服而流淚的陌生女子。那女孩子沒有特徵的臉,陳舊的漆皮皮鞋,還有她安靜的嗚咽會在記憶中甦醒過來。他並不想憶起這些事的。但它們卻在不知不覺之間甦醒過來。在很多事情都已經完全遺忘之後,不可思議地只有連名字都不記得的那個女孩子的事還忘不了。

 

村上春樹〈東尼瀧谷〉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