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能得男人愛的並不是美人。我們該防備的倒是相貌平常、姿色中等的女人。

見了有名的美人,我們只能仰慕她,不敢愛她。我們這種未老已醜的臭男人自慚形穢,知道沒希望,決不做癩蛤蟆吃天鵝肉的夢。她的美貌增進她跟我們心理上的距離,彷彿是危險記號,使我們膽怯、懦怯,不敢接近。要是我們愛她,我們好比敢死冒險的勇士,抱有明知故犯的心思。

反過來,我們碰見普通女人,至多覺得她長得還不討厭,來往的時候全不放在眼裡。嚇!忽然一天發現自己糊里糊塗地,不知什麼時候讓她在我們心裡做了小窩。這真叫戀愛得不明不白,戀愛得冤枉。

美人像敵人的正規軍隊,你知道戒備,即使打敗了,也有個交代。

平常女子像這次西班牙內戰里弗郎哥的‘第五縱隊’,做間諜工作,把你顛倒了,你還在夢裡。

像咱們家裡的太太,或咱們愛過的其他女人,一個都說不上美,可是我們當初追求的時候,也曾為她們睡不著,吃不下。


 

~ 摘自錢鍾書的短篇小說《貓》~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