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一個星期前在路上隨便抓一個人問:「郭冠英是誰」?你大概只會得到兩種答案。最常見的答案一定是:「不知道」。另一種比較少見的答案可能是:「你是說那個XX高中的郭冠櫻嗎」?但是如果今天你問同樣的問題,那可能會出現第三種答案:「哦,你是說那位『高級外省人』嗎」?

「高級外省人」郭冠英先生到底是誰呢?他是現在中華民國派駐多倫多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新聞組長(12職等),曾任中視新聞部編譯、製作人、聯合報專欄組記者,一九八四年進入行政院新聞局工作,而他的家人目前已經隨其移民至加拿大。郭冠英曾與歷史學者唐德剛共同訪問過張學良,自稱是研究張學良的專家,還曾經因為跟導演兼演員的紐承澤打過架而上過新聞。

雖然郭冠英先生的經歷看來還算豐富,他也自認很有才華。但是很抱歉,這個膚淺的呆丸社會一向對有才華的人興趣不高,我們呆丸人對美女比對才子還感興趣,所以一直沒有多少人認識郭冠英。那究竟是為什麼郭冠英這名字會忽然紅了起來?那就都要感謝「范蘭欽」先生(小姐?)了。

范蘭欽又是誰呢?這個范蘭欽身份頭銜也不少,他除了寫部落格之外,也是「大眾時代」的駐站寫手,還是對岸「海峽導報」的特約撰稿人,「台海網」也找得到他的許多文章,然後中華統一促進黨的網站中也找得到很多篇他的文章,不過署名卻變成了「郭才子」。(咦?這麼巧!也姓郭。)

 

至於范蘭欽為什麼又會跟郭冠英扯上關係,這就要從今年的2月28日開始說起了。

當日的聯合報上,范蘭欽發表了一篇叫做「被掩蓋的真相…陳儀 是非魔癡228」的文章,裡面有非常「獨特」的歷史觀點。這篇文章馬上被網友引為「奇文」,並且開始尋找這位范蘭欽到底還寫過哪些文章。

不找還好,一找之下才發現范蘭欽的奇文還真不少!以下引幾段范蘭欽的文字,讓大家自行評斷。

 

《馬郝千萬當心!台獨份子會破壞纜車》

「像陳儀是公認最清廉開明的好官,卻被皇民腐敗份子誣為專制腐敗,且若果真如其說,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台灣人去保護外省人?可見台灣人是多麼厭斥這個犯罪族群。還有像戒嚴是當年政府的德政,使台灣能在穩定中求發展,但在台獨專政隔離下,這個德政竟沒人敢稱頌了。」

「當扯到這裡,再看到台獨人去貓纜抗議,台獨媒體唱和,我們就知到這是政治陰謀,貓空纜車無問題,有問題必定是台獨破壞,台北市政府應趕快恢復纜車全日運行,不要為台獨所恐嚇週一停休。市民應配合政府,保護台北,提防鄉村包圍城市,提高政治警覺,當心“毒諜就在你身邊”,不要因為解嚴而鬆懈了。」


《台巴子要專政》

「歹丸現在走的是死路,根本沒資格回歸,只有武力解放後實行專政。歹丸鬧的從不是民主,而是民族問題。故不是什麼五毛黨的起哄,反是五毛黨真在憂國。看歹丸之惡,就知主國改革開放一定要慢,西方惡勢惡識一定要先排除,武力保台後也不能談任何政治開放,一定要鎮反肅反很多年,做好思想改造,徹底根除癌細胞。陳儀就是在台行仁政,結果給了倭寇造反之機,起了二二八。記取此教訓,不能放鬆槍桿子。就算乖乖回歸還要鎮防,若流了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必要嚴打無赦。」


《誰應道歉?槍響就知》

「可笑的是,應是台灣人對陳雲林下跪致歉,她在二戰中,侵略中國,做日本南進基地,一如歐洲效命納粹的附庸軸心部隊,後又做蔣攻擊大陸的復興基地,燒殺大陸邊陲沿海,恐怖炸機始作俑,外交上阻遏大陸空間,後又圖分裂國土,對中國多所制肘阻抑,築起柏林圍墻,殺害越墻的同胞兩百人,現又視中國為支那,極盡羞辱破壞之能事,還要做侵華的前驅,則台灣對大陸實罪大惡極,但若此出發點是為統一,仍守統一,為求一制之善,為了同胞物與,則其罪可減半,甚至笑泯,但若此是為竊土,還必堅持此惡侵害中國,則實罪無可倌,百死不足贖罪。」

「所以我說歹灣人是變臉變到他自己也不認識了。明明是他侵略殺人,明明是他228毆殺中國人,明明是扁貪暴力,他竟賴他是受害者,要苦主向他跪歉。對這種人,只有槍桿子響了才會安靜下來。」

 

看到了這些類似的文章,很多人當然感到氣憤,於是網友們便開始想知道這個范蘭欽到底是何方人士。沒想到他們發現這些極度像是出自對岸憤青之手的文章,竟然有可能是出自我國駐多倫多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新聞組長之手,因為其中有幾篇范蘭欽的文章被發現也曾以郭冠英之名見諸于各媒體。

後來網友們越找越發現這個范蘭欽跟郭冠英實在是關係密切、巧合頻傳,於是很多人都認為郭冠英就是范蘭欽本尊了。

 

其實就算郭冠英是范蘭欽好了,這起事件原本也只是在網路社群中引起熱烈的討論。沒想到這幾天忽然鬧到上電視啦!結果很多網路上的原始文章就忽然都被「河蟹」掉了啦! (還好我在被河蟹之前有幸親眼目睹到范蘭欽大師的部落格)

不過還好現在網路很強大,有些文章Google有頁面備份,目前還沒被刪掉。有些文章網友也有存備份,所以現在大家還是能夠拜讀到范蘭欽先生的許多大作。

 

等到事態鬧大之後,我這個住在高級台北市的低級呆丸人,原本以為高級的郭先生會一口承認他就是范蘭欽。沒想到新聞卻報導:

新聞局駐外官員郭冠英說自己不是范蘭欽,不過新聞局的說法,卻是第一時間郭冠英向長官解釋,范蘭欽是共同筆名,透露出兩者之間存在某種程度關係,而上網比對范蘭欽的文章,每一篇的筆觸不盡相同,邏輯也不太連貫,好像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過了不久,「共同筆名說」又被推翻,變成了:

新聞局駐多倫多台北經文辦事處新聞組長郭冠英13日接受媒體採訪,表示「我不是范蘭欽,也不認識這個人」,說明只是因為文章也被刊載在此人部落格上,所以才會被誤會。

 

這實在是讓我大失所望,因為即使我沒辦法跟神探白羅一樣,用小小的灰色腦細胞做出令人讚嘆的推理,但是從越來越多的證據中,我還是嗅出了些不單純的氣息。我認為郭冠英跟范蘭欽之間絕對是大有關連,絕不可能是郭組長所講的:「我不是范蘭欽,也不認識這個人」。

我不相信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竟然會為了郭先生關部落格,這實在是與常理不合。

很多網友已經找到了許多線索,也發現他們擁有一些一模一樣的背景經歷,這些事證都把郭冠英以及范蘭欽連結在一起。他們即使不是同一個人,相信也是關係匪淺。

而郭先生竟然一口咬定「不認識范蘭欽」,難道敢做不敢當也算是「高級」的行為嗎?

 

其實郭先生也是個聰明人,怎麼會留下那麼多線索讓人家發現呢?連PTT政黑版上面的藍蛆或是綠吱黨工,都知道不能躲在黨部裡PO文章,不然會被人家查IP,揪出黨工的身份。怎麼聰明如郭先生還會留下那麼多破綻?

壞就壞在郭先生一方面要發文抒發,一方面又想要出名,而且在去年國民黨勝選之後還越來越高調。有些文章先用范蘭欽的名義發表了之後,又要再用郭冠英的名義發表在不同的地方。每次寫了文章之後又喜歡大肆張揚、跟親朋好友分享,結果搞到不只一人知道他就是范蘭欽。知道的人一多,當然破綻就越容易露出來了。 (「虛榮」果然是撒旦最愛的原罪呀!)

 

那麼假如最後證明郭冠英就是范蘭欽,請問大家放心讓這樣的人來從事我們的外交嗎?給這樣一位極度不認同台灣,還稱對岸為「主國」的人來搞外交,我個人倒是相當的不放心。

假如最後證實郭冠英就是范蘭欽,那麼外交工作是絕對不適合郭冠英的,奉勸郭先生能夠捨棄高薪跟退休金自行請辭,也省得馬政府為難。

而且以郭先生的才華,我相信還有很多更適合他的工作,他一定可以在別的地方一展長才的。擺脫了公務員的身份之後,他要在網路上說什麼誰也管不到他,就算他是以本名發表也一樣。

雖然我認為郭先生不適合擔任中華民國駐外國的新聞組長,不過如果以後馬政府成立「統一部」的話,搞不好他會是適合擔任部長的人選呢。

 

講了那麼多,那麼事情究竟會如何發展下去呢?

剛剛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郭先生已經回到台灣了。在電視鏡頭中,他從容不迫、輕輕鬆鬆就把記者擺平了,這等深厚功力實在是讓小弟我大為佩服!我想他現在心理應該已經有十八套劇本了吧,看來他果然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呀!科科!

不過馬政府究竟會怎樣做呢?劉院長雖然已經表示「震怒」,但是我猜最後還是會「查無實據」,然後就被搓掉了吧,頂多就是調個職務罷了,錢照領、官照做、文照發。

馬政府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我想最高興的應該是DPP的小英主席吧。因為這樣一來,年底的縣市長選舉就更好選了。看來冥燼洞的小英真的應該好好謝謝加拿大的小英啊,給冥燼洞送來了一個天上掉下來的大禮。

至於我這個低級的呆丸郎能做什麼呢?就只好搬張板凳繼續看戲了。

呵呵!

 

 

 

延伸閱讀:

「高級」與「傲慢」(御意見無用)

人肉搜索確定:范蘭欽就是郭冠英 (Billy Pan的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te 的頭像
yite

yite's blog 回憶是一種淡淡的想念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