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的無助,沒有眼淚的悲傷沒有人清楚,只能呼吸著不被了解的孤獨,一個人靜靜祈禱一切會結束。

我矛盾著無助,很需要你能給我一點點保護,想對你說的話卻總說不出,我變成了植物。

沒有人在哭,你摸著我的頭說沒有人在哭。

 

我在哭,只是沒有人在乎。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