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誠品壹拾貳

周柏雅議員最轟動的,大概是94年揭發行天宮香油錢被侵佔乙事,周柏雅議員因此遭到行天宮信徒的推擠、被封為”火爆浪子”、”民進黨團的孤鳥”、甚至得罪了當時聲勢如日中天的陳水扁與陳哲男;十餘年後,當周柏雅擊垮民政局的質詢方式成為許多議員仿傚的對象、當行天宮醜聞被法院認定真有其事時,陳水扁與陳哲男已成了黨內避之惟恐不及的人物,當年陳水扁的打手如沈富雄每天晚上上電視,高談闊論自己有多清新優質,民進黨內最夠格說兩句的周柏雅議員,卻從未落井下石。

許多欣賞周柏雅議員的人都會拿行天宮案,來說明他的擇善固執,然而讓我印象更深的,卻是其他幾件事。在社會風氣遠比今天來的保守的92年,周柏雅議員敢於出面關心同志酒吧遭到警方不當臨檢;在94年大安森林公園佛像爭議中,由於對政教分離原則的堅持,周議員和向來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釋昭慧法師等人有過論戰(當年不少民進黨支持者其實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想突破黨國時代新生南路的宗教獨裁);更複雜的是在99年,周柏雅議員為了心中的程序正義,投票反對台北市政府的公娼覆議案,遭到民進黨團黨紀處份-在當時的社會氣氛下,民進黨支持者大多高度敵視公娼,許多大稻埕人(包括我)也認為日日春協會對歸綏街紅燈戶的說法偏離事實又刺耳,然而在這麼複雜的狀況下,周柏雅卻像是台北市議會中堅持法律程序的最後一人(不要忘了,立即廢娼是李慶安等八名國民黨議員即興問政的產物)。

然而政治人物不畏權勢、勇於揭弊本該是基本要求(僅管大多數人做不到),會讓我特別想推荐周柏雅的,是因為他是在高玉樹老市長後,對市政最嫻熟的政治人物,正如同市議會民進黨同僚所稱,周柏雅議員的問政涉及了台北市政的八大領域與十二個行政區,而且篇篇擲地有聲,是一位真正的市政專家(如同選區國民黨最資深國民黨議員蔣乃辛所稱,周柏雅清廉又認真)。這位二十年來提供整個民進黨團問政深度(特別是總預算審查時)的政治人物,早該大出鋒頭,卻因為個性與選民結構,始終困守在大安區(甚至連選舉都是吊車尾),這是台北市民特別大安區民的福氣,卻是台灣的損失。在歐美,我們常可以看到某個國會議員被稱為某個黨團的”預算專家”,在我國卻連願意好好看一下預算書的民意代表都少之又少。

台北市議會本來就是我國平均水準最高的民意機關,然而能力並不是政治人物的唯一判準。幾年前,民進黨團有一位新當選的議員能力極高,被自由時報的資深市政記者評為”唯一進入狀況的議會新人”,但極高的政治企圖心卻沒有用到市政上,於是一屆任期未滿,他就轉換跑道進入立院,僅管在他個人專業的部分,他也被澄社評論為某個委員會最優秀的立委之一,但無心市政的市議員經歷畢竟是讓我對他的印象打了折扣。周柏雅議員狀況則完全相反,僅管得到大安區中產階級與專業人士的大力擁護,但大安區先天的族群結構加上周議員低調不作秀的個性,都讓他先無法得到亮眼的票數,後又在整體選民(包括民進黨選民)中知名度也不高,許多人都納悶為什麼獨派色彩鮮明的他不轉換選區(特別像中山區,選民特性類似大安區,族群結構卻有利民進黨),但他似乎就是不願為了個人的政治生命去拋棄大安區選民,甚至像某些政治人物那樣因為選舉結果而責怪起選民來。

老實說,周柏雅議員並不是我特別了解的政治人物。他不是台北人,所以我對他上台北之前的個人八卦所知有限,而他的網頁上滿滿的是嚴肅的質詢稿、他的傳單上只寫著理念與經歷,不像現在政治人物普見的部洛格式的花俏(比如某位年輕民進黨女議員,整個網頁看不出是交友網站還是在從政),倒還留有早年黨外的樸素,就像周柏雅的演講內容一樣,在這個時代,格外讓人感動。我從大學時代開始,懷著對故鄉台北城的熱愛,而參與了幾個環境與社區運動,在這中間也算接觸過不少政治人物,僅管這些都遠離周柏雅議員的選區,但特別是針對當中破壞環境最鉅、浪費市府公帑又違法亂紀的幾個案子(比如陽明山保變住六之六案),周柏雅議員卻從不吝於提供協助,僅管這些並不能幫他帶來幾張選票,有些單純就策略的討論,甚至連與選民的接觸機會都沒有,但卻可以看到居然還有政治人物,為了參與市政本身而投入其中。

本屆市議員選舉前,民進黨和幾個獨派團體都在我家附近辦過活動,我看到周柏雅議員只帶著個助理站在台下,不管什麼場合,他始終很老派地穿著整齊合身的西裝,其實是很上相的,但他言談的含蓄與謹慎,卻讓你很難在媒體上看到他(據說他與電子媒體的關係幾近於零),旁邊圍著他所熟悉的選民,閒話著家常,這時其他的政治人物老早在台上搶起麥克風,周柏雅卻得要認識他的主持人點到他的名字才上台,而這也不是刻意標榜而已,許多群眾運動的場合,你都看的到周柏雅在台下陪著民眾,然後安安靜靜地離開。那天我第一次跟他面對面交談,表明來意,還跟他拿了幾百張廣告單,回家麻煩家人的公司發送,許多政治人物遇到這種狀況會裝熟,周柏雅議員卻只是靦腆地笑笑,然後說了聲謝謝。

最後我想說的是,這些年頭,許多人口裡喊著建國,所做所為卻充滿所謂中國的文化習氣,而且這些人對於要建立怎樣不同的國家社會,毫無頭緒。在這個島嶼上浮誇的政治氣氛裡,周柏雅市議員這樣的政治人物,格外讓人激賞。

(作者為台北市吱吱)

 

 

本文引用自 http://eslitebear.pixnet.net/blog/post/23100818

 

 


(分隔線以下是我自己的話)

這篇是在BBS上看到的文章,經原作者同意之後轉載過來的。

周柏雅有可能獲得民進黨的提名參加這次的大安區立委補選,雖然當選的機率趨近於零,不過對資深的周議員來說,如果真的獲得黨內提名應該也算是有點安慰吧。

周柏雅已經當了很久的台北市議員了,我以前還住在大安區的時候就聽過他了,但是對他的印象一點也不深。

就像作者所言的,他不是沈富雄之類的媒體寵兒,甚至你們在電視上幾乎看不到他。至於他是不是真的如原作者所言的是位「台北市政專家」,我其實也完全不知道。因為我就像大部分的民眾一般,往往都是透過主流的平面或是電子媒體來認識政治人物,誰知道哪個民意代表真的有去讀過預算書?

我或許就跟某些自以為是都會菁英份子的人一樣,瞧不起專門跑紅白帖的地方民代,但是卻被一些在電視上講的口沫橫飛的民代牽著鼻子走。

不知道從哪一年起,那些民意代表就開始穿上繡著自己姓名的衣服,巴不得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誰。我一直很討厭這種衣服,但是自己想一想,搞不好我也是造成這種風潮的始作俑者之一呢。

轉這篇文章過來並不是要幫周柏雅還是民進黨助選,講難聽點,這次補選在國民黨確定提名人選之後就大勢底定了。DPP及其他黨(如新黨、綠黨)頂多就是藉這次的補選拉抬聲勢或是創造議題罷了。

我轉這篇文章過來的目的是反省自己對政治人物的態度。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