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HEER_0027.JPG

相片請到我的相簿瀏覽:http://yite.pixnet.net/album/set/14562869

我的相機不是DSLR,又沒有防手震功能,現場也不能開閃光燈(雖然有時候還是有人不小心犯規啦 :P),所以照得並不好,大家將就點看吧。

陳綺貞簽完名之後都會很親切地跟每位歌迷握手以及問候,我最想要照的就是這個時候,因為我覺得她這時候的笑容最漂亮。

可惜當我還坐在地上等待的時候,這個握手的片刻總是會被歌迷擋到鏡頭。而等我簽完名之後,又不好意思在旁邊繼續逗留,所以始終沒有拍到這個時刻的照片,殘念呀!

CHEER_0012.JPG

因為沒有限制一個人可以簽幾張,我聽說今天有人一次拿一百五十張去簽,我自己則是有親眼看到有人拿五十張左右去簽啦。所以一直到八點多的時候也才簽完一半(400號)而已,不知道這場簽名會最後幾點才結束?

最後跟今天簽名簽到手酸的陳綺貞,還有辛苦的義工以及工作人員說一聲:「謝謝!大家辛苦了!」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分享給喜歡她(他)但是她(他)卻不知道的朋友    

 

今天聽到一首很有趣的歌,叫做《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可是你都不知道) 》,歌不錯聽,詞也很好玩,作詞/作曲/演唱都是同一個人,叫做鄭焙隆(阿焙)。影片中吹長笛跟合音的女生是他的妹妹鄭焙檍,他們兩人組成一個叫做「來吧!焙焙!」的團體,名字是取自"Come on Baby"的諧音,很特別吧!影片是他們2008年在「河岸留言」的現場演唱錄影。

 

 

 


 

作詞:鄭焙隆
作曲:鄭焙隆
演(奏)唱:來吧!焙焙!(Abay & BayBay)


今天天氣很好 太陽出來了  風兒輕輕吹  鳥兒吱吱叫
你心情也很好 臉上總是笑  笑的真可愛  可惜不是對我笑

真的好喜歡你 希望你知道 寫一首歌給你 又害怕你聽到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可是你都不知道
因為你不喜歡我你比較喜歡睡覺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可是你都不知道
我會提醒 你起床尿尿 拜託你喜歡我好不好?

你說我像流氓  我衝去買刮鬍刀 你說你有點肉 沒關係我送你減肥藥
反正那都不重要 那都不重要  小妞我好喜歡你 這比較重要

真的好喜歡你 希望你明瞭 唱首歌給你聽 大聲到你聽到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可是你都不知道
因為你有點笨不知道我心在發燒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可是你都不知道
我會對你 很好非常好 拜託你喜歡我好不好?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你都不知道
你有點笨我知道 笨笨的很好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可是你都不知道
我的青春 在為你燃燒 拜託你喜歡我好不好?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早期的球員卡很簡單,就是把球員的肖像印在卡片的正面,背面則印上該球員的相關記錄。後來卡公司為了衝業績,開始絞盡腦汁推陳出新,開發出不一樣的卡片表面(如Refractor Card),在卡片上加上球員的球衣(如Jersey Card),或是請球員在卡片上簽名等,再配合上所謂的「限量」發行,藉此來吸引消費者。所謂物以稀為貴,一開始的確也造成了一股風潮。

但是這類卡片後來越玩越氾濫,搞到後來限量都不限量了,卡公司又開始搞所謂的1 of 1(1/1)限量,標榜「絕無僅有,僅此一卡」!像是1/1的簽名、1/1的Patch等等就因此應運而生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1 of 1的鐵板卡(Printing  Plate)也就這樣出現了。

所謂的「鐵板」,指的就是在印刷球員卡時所用的印刷模版,對四色印刷而言,一共有四種顏色的印刷模版,分別是(Cyan)、品紅(Magenta)、黃(Yellow)、黑(Black)。所以所謂的1/1鐵板卡其實一共有四張,每一張雖然都標榜是1/1,但是其實一共有四塊鐵板,並不是只有一塊。

我記得我第一次在eBay上面看到鐵板卡時,當時好像卡商並不是一口氣發行四種顏色的鐵板卡,而是真的就只有出一塊鐵板卡,的確是名副其實的1 of 1。不過不久之後,鐵板卡就開始是一口氣出四張的情況了。

鐵板卡既然是印刷球員卡時的印刷模版,感覺上應該很有紀念價值,拍賣價格似乎也應該要很高才是。然而我覺得老美好像不太吃這一套,普遍來說鐵板卡的成交價其實並不算高。話雖如此,但是要收齊某位球員的全部四張鐵板卡,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是明星球員的話,那就更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其實如果只有一張鐵板的話,那難度還不算高,頂多就是哪天看到有人賣時出高價買下來就是了。但是要把四張都收齊的話就難了,就算你的口袋很深也不一定辦的到,必須要「天時地利人和」都具備才有可能收齊。首先要先保證四張卡都有被拆出來,再來是這四張的擁有者都願意將卡賣出,而且還得要四張卡在拍賣的時候都有被你看到才行,這樣子才有機會出價打敗所有的競爭對手,把四張鐵板卡收集完全。

最近我想要收集林哲瑄的新人卡,正巧發現他也有所謂的「鐵板卡」,而且卡公司Razor竟然不是將鐵板放在卡包中讓人拆,而是選擇將鐵板卡放到eBay上拍賣。我不清楚Razor為什麼這麼做,不過這正好給了我一個大好機會來收集整套的鐵板卡。我決定不放過這次的機會,一定要把四張卡都給他買下來。

通常這種非正式流通的卡片,卡價其實不應該太高才是。但是既然決定要收,就給他拼了!每張卡我可是都給他出到超乎行情很多的「天價」,還好沒有第二個人跟我一樣瘋,最後成交均價是每張六十多美金,沒有真的被拱到天價(好險)。雖然以還沒打出實績的新人而言,這個價格算是超出行情,不過林哲瑄是台灣球員又是紅襪系統的球員,所以這個價格我完全可以接受。(PS. Razor是一家新的公司,他出的球員卡到底日後在球卡市場的行情會如何,還有待觀察,另外這套到底算是大聯盟卡還是小聯盟卡也還有待確認。歡迎大家針對這個部分來一起討論。)

還記得當初入手的第一張鐵板是小曹的卡,當時我還不知道一共有四種不同顏色的鐵板卡,還以為自己收的是真正的唯一一張「印刷模版」,後來在eBay上又陸續出現其他的幾張鐵板卡,而且成交價都比我買的那張還要低,只好安慰自己當作花錢買經驗。時隔多年,到了今天我終於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套鐵板卡系列,還蠻開心的!

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Razor會不會又給我出其他的鐵板,因為林哲瑄在這一套卡其實有幾種不同的版面,搞不好Razor會每種版面都出一套鐵板,我覺得機會還蠻大的。假如真的這樣搞的話,那我到底還要不要想辦法去把其他版面的鐵板也給收齊呢?唉!到時候再說吧。

 

 

 


 

這四張鐵板卡,目前我只有收到兩張,不過還是先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四張卡的照片。(照片是取自eBay上的拍賣照片)

 

 

08_ss_bb_mag_Che_Hsuan_lin_40.jpg

 

che_hsuan_lin_40_cyan.jpg

 

che_hsuan_lin_yellow_plate.jpg

 

C-H_Lin_Plate_Card_40_RSSB_2008.jpg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好很強大!

http://www.newsrumble.tw/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汝為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的玩法。

 

1. 興農牛欲與看板球星張泰山簽下「複數年合約」,合約內容為2009年:33萬/月,2010年:32萬/月。值此利率越來越低的年代,想不到泰山的薪水也跟著越來越薄,「複數」合約變成「負數」合約。最後張泰山經過考慮之後,決定「婉拒」此一「負數」合約,今年依然採取一年一簽。

2. 兄弟象領隊洪瑞河表示,與曹錦輝見面,是要了解彼此需求:「誰來談不都是一樣。」但這並不代表象隊願意接受經紀人代理的制度,他說:「美國棒球環境比較複雜,在台灣還是要照台灣的方式,在中華職棒還是要照制式合約的內容走,不可能為一個人破例。」而根據中華職訂定的棒選手契約:「非經球團同意,選手不得在公共場所表演參加廣播、電視之廣告活動。不得與球團之外任何人或團體簽訂類似契約。」已排除經紀人代理球員處理任何事務的可能性。

3. 龍、鯨球員失業後沒薪水可領,也沒辦法自由去找新頭路,必須被強制參加拖了好幾個月的所謂「特別選秀」。喔~其實也不算是強制啦!只不過如果不參加的話就沒球打了。還有如果不願意加入選你的球隊,那還可以明年再重新參加一次選秀,只不過今年還是沒球打就是了。

4. 熊隊領隊郭建霖說,倪福德既然決定參加特別選秀,就不應該連談都不談就加入老虎隊,這是很不負責任的作法。

5. 聯盟秘書長李文彬也同聲譴責倪福德的行為,他說這已經是第2個案例(之前為象隊葉丁仁),由於球員只為自己著想,卻造成球團的傷害,實在有必要針對類似的情事訂定罰則

 

中職草創20年,請大家共體時艱;我們有我們的玩法,不爽不要玩!

謝謝指教!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年初,台灣島內經歷了一場驚天動地的總統大選,曾任台北市長的小馬與高雄市長的長仔捉對廝殺,很多人大概以為馬謝兩人的出身背景、政治主張、施政風格都涇渭分明,不會有交集的地方。不過2002年初,台灣紀伊國屋書店平擺陳列的新書《極樂台灣》,卻讓在政壇永遠互唱反調馬謝兩人,很難得採取了一致的立場與做法。

全文請至以下網頁瀏覽:

http://mypaper4.pchome.com.tw/news/kuan0416/3/1311693559/20090102020439/#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歲的大橋望美與藤岡藤巻(藤岡孝章與藤卷直哉)這兩個中年男人,靠著〈崖上的波妞〉主題曲,在去年紅遍全日本,今年的紅白歌唱大賽出場時更是創下40.8%的瞬間收視。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ttp://0rz.tw/005kk

剛剛才發現的,一個月前在eBay上刊登的卡,似乎一刊登就被秒殺了,直接被美金577元買走了!不知道是哪位大咖買走的?卡的圖已經被刪除了,如果有人有存圖的話,可以寄給我看看嗎?感恩啊!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2 - 1992/4/6)是一位相當著名的科幻作家兼生化學家,他的作品非常多,其中以「基地系列」最為聞名。今天要介紹的《最後的問題》是一部短篇小說,關於這部小說,維基百科是這麼介紹的:

1950年代,他持續為科幻雜誌寫短篇小說,他稱這個時期是自己的「黃金十年」。這些作品被收錄在《The Best of Isaac Asimov》,其中包括討論逆轉的〈最後的問題〉(The Last Question),是他個人最滿意的短篇小說,與〈夜歸〉互競高下。艾西莫夫在1973年寫道:「為什麼我最滿意這篇故事?首先,寫這篇小說時我靈感充沛,下筆神速,不改一字,這是所有作家都心花怒放的狀態。再則,這篇小說對我的讀者有著不可思議的影響。經常有人寫信問我,有個故事他們忘了叫什麼,只記得是我寫的,他們簡述完大綱後,這個故事一定是〈最後的問題〉。甚至我最近接到一通長途電話,一位極端絕望的先生說:『艾西莫夫教授,有個故事我想是你寫的,可是我忘了叫啥 ──』還沒講完我就打斷他的話,直接告訴他是〈最後的問題〉,之後我描述一下劇情,證明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然後樂得讓他以為我有千里讀心的特異功能。」

《最後的問題》在網路上有英文的原文可以閱讀,不過目前台灣並沒有出版社有出版中文譯本。話雖如此,如果你跟我一樣英文不好的話也別擔心,網路上還是可以找到香港的中譯版本,以下就貼出中文翻譯跟大家分享這篇優秀的科幻作品。(我有稍微修改了一些誤字。另外香港的翻譯,有些地方台灣人看起來可能會怪怪的,這邊我就沒去改了,怕越改越錯。建議英文程度好的人,可以直接看英文版。)

 

P.S. 小說裡有些地方大家可能會覺得怪怪的,例如2061年的超級電腦竟然是用「紙帶」輸出。不過只要了解這是寫於1956年的作品,大家應該就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了。

 

 

 


 
最後的問題,是在公元二○六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半開玩笑的情況下首次被提出來的。那時正值人類在星光熠耀的舞台上首次登場。起因是酒酣之中,以五塊錢作賭注的一次打賭。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亞歷山大·雅道爾及保杉·魯波夫是「茂的模」(Multivac) 的兩個忠實僕從。那巨大的電腦一哩又一哩長的表面,那冰冷、卡嗒作響而又不停閃著亮光的表面,背後究竟進行著什麼樣的活動?這兩位料理員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知得清楚。他們至少對那整個電訊傳遞及所有回路的基本藍圖,有一大致的概念。這個體系的複雜性與日俱增,在很久之前,即已超過任何個別的人所能全盤掌握的地步。

「茂的模」可以自我調整和自我修正。它必須具有這種能力,因為沒有任何人為的力量,可以足夠迅速或堪以適當地為它作出調整和修正。故此,雅道爾和魯波夫只是對這龐然怪物作出一些很輕微和表面的看管和料理。不過,他們倒是盡心盡力地去做的,沒有人能比他們做得更好的了。他們輸入資料,把問題修改以適合「茂的模」的需求,最後把輸出的答案翻譯和整理。很顯然,他們跟其它所有同業的人員一樣,都極有資格分享「茂的模」的光榮。

數十年來,「茂的模」幫助人們設計船隻,測定軌跡,使人類能抵達月球、金星和火星。但再遠一點,地球那貧脊的資源,便再不能提供宇宙飛船所需的燃料。這些冗長的旅程需要太多的能量。人類已經以越來越高的效率來開採地球上的煤礦及鈾礦。可是,地球上的煤和鈾都是有限的。

但一步一步地,「茂的模」搜集了足夠的資料,能對更深奧的一些問題,作出更為徹底的解答。就在公元二○六一年五月十四日,以往一度曾是理論的構想,終於變成了事實。

太陽的能量被儲存、轉化及直接地利用,規模遍徹整個行星。地球熄滅了她的煤火,關掉了它的鈾反應爐,隨而開啟了一個特殊的電鈕,把自己連接到一個小型的供應站那兒。這個直徑一哩的供應站,以地月間一半的距離環繞著我們這個行星。整個地球就依賴著一些看不見的太陽能光束來行走。

七天的時間,並不足以使那光采和熱鬧黯淡或沉寂下來。但雅道爾和魯波夫終於能避開那些公眾應酬,在一處沒有人會想到的地方,靜靜地相聚在一起。這地方是地底下一個棄置了的密室。在那兒,「茂的模」露出了它那深深地埋藏著的巨大軀體的一小部份。既沒有人管理而又優悠地閒著,「茂的模」作出懶洋洋的卡嗒聲,正從容地整理著一些例行的資料。它也同樣正獲得休假。兩個小伙子也樂得如此,他們本來就沒有意思去打擾這位大人物。

他們帶來了一瓶酒。在這一刻,兩人惟一想做的,就是齊齊鬆弛一下,把酒聊天。

「想想呀!那真是奇妙。」雅道爾說。他寬闊的臉上露出了疲倦的痕跡,正用一根玻璃棒慢慢地攪拌面前的酒,注視著那緩緩地旋轉的冰塊。「我們今生今世也用不完的能量,不用花費一分一毛便源源不絕的滾滾而來。只要我們願意的話,我們有足夠的能量,把整個地球熔為一滴含有雜質的鐵水,而且事後對這花去的能量可以毫不在乎!今生今世也用不完的能量,我們所需要所有所有的能量,直至永遠、永遠、永遠!」

魯波夫把頭斜斜的歪向一旁。這是他在預備提出相反意見以反駁他人時常做的怪動作。他現在正想提出相反的意見,反駁雅道爾。一小部分原因是他要負責攜來那些冰塊和酒杯。「不是永遠。」他說。

「噢!去你的!就算不是永遠也差不多啦!起碼直至太陽油盡燈枯之時,老雅。」

「那就不是永遠。」

「好啦!那麼起碼是千萬年,億萬年吧!就算它是二十億年左右,好了吧?」

魯波夫揚起手指,撫弄著他那稀疏的頭髮,像在告訴自己還有不少剩在那兒。他慢慢地輕吮自己的凍酒,道:「二十億年比起永遠,可差得多了。」

「但至少它蠻夠我們用了,你說不是嗎?」

「這樣說,煤和鈾也不一樣可以嗎?」

「好啦!但現在我們可以把每一艘宇宙飛船直接駁上我們的太陽電力站。它可以來回冥王星數百萬次,而無燃料短缺之虞。若果用煤和鈾,這可肯定辦不到。不信你去問問『茂的模』。」

「我不用問『茂的模』。我可知得清楚。」

「那就請你不要再挑三剔四,小覷『茂的模』為我們所立的功勞。」雅道爾激動地叫道:「它做得已挺好的了。」

「誰說它做得不好?我只是說:太陽不可能永遠的燃燒下去。我所講的,一直就只是這一點。我們在二十億年內的確是高枕無憂,但之後呢?」魯波夫的一支手指微微顫抖地指著對方。「請不要告訴我,人類將轉向其它的星球汲取能源。」

接著的一陣子,大家都默不作聲。雅道爾只一兩次把酒杯提到唇邊。魯波夫則慢慢地閉上眼睛。兩人都在休息。

魯波夫突然張開了雙眼。「你是在想,太陽熄滅了,還有其它的恆星。是不是?」

「我沒有這樣想。」

「一定是,你一定是在這樣的想。你的問題就是不懂邏輯。你就像故事中那傻小子,半途遇著大雨。他走進叢林裡,在一棵樹下躲避。他半點兒也不著急,因為他以為自己這棵樹若濕透了,他可以再找另外一棵。」

「我明白,我明白。」雅道爾說:「你不用說得這麼大聲。太陽完蛋時,其餘的星球也一樣完蛋了,不是嗎?」

「這個當然。」魯波夫喃喃地說:「宇宙間萬物的起源,都可追溯到最先的那次大爆炸,無論那是怎樣子的一回事。同樣,所有星星都有燃燒殆盡的時候。到那時,萬物皆化為烏有,整個宇宙也就完蛋大吉啦。當然,有些星球比其它的燒得快,去他的! ── 例如那些紅巨星藍巨星就只有數千萬年的光景。太陽將還有五十億年,至於那些白矮星紅矮星等,大概能再多支撐數百億年 ── 姑勿論它們到時有啥用!但頂多是一千億年吧,一切將歸於黑暗。熵就是要增長到一個最大值,那就是了。」

「我十分清楚熵這回事。」雅道爾認真地說,似乎這與他的尊嚴很有關係。

「你知個屁!」

「我起碼知得不比你少!」

「那麼你就該明白,任何事物最後都有消散殞滅的一天。」

「好啦!有誰說它們不會呢?」

「正是你嘛!你這可憐蟲。你說我們有永遠也用不完的能量。你說『永遠』。」

這回輪到雅道爾要唱反調。「也許有一天,萬物會從頭開始呢!」他說。

「絕不可能!」

「為什麼?總會有這樣的一天的。」

「永無可能!」

「問問『茂的模』呢!」

「你去問『茂的模』!我敢輸賭。若『茂的模』說一聲『可以』,我輸給你五塊錢。」

雅道爾剛好醉得肯接受這打賭,卻也剛好清醒得可以進行所需的操作。他用符號和一大堆運作指示,把問題重新草擬。按照日常的用語,那問題大概是這樣:「人類可否在太陽老死之後,無需淨耗一絲一毫的能量,而終有一天把太陽恢復年輕時的旺盛?」

整個問題又或者可以更簡單地讀成:「怎樣才能使整個宇宙的淨熵大幅度地減低?」

「茂的模」突然變得死寂靜謐。那徐徐閃動的亮光熄滅了,遠處電訊傳送的卡嗒聲也停止了。

就在兩個嚇得半死的技師,感到再也按捺不住之際,附屬於「茂的模」某處的電訊機忽然恢復了生氣,在吐出的紙帶上,打了八個大字:「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賭不成啦。」魯波夫輕聲地說。兩人跟著便匆匆離去。

第二天早晨,兩人頭痛如絞,口舌膠苦,早已把整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        ※         ※

 

謝路、謝路婷和謝路兒一、謝路兒二等四人一同看著星光滿佈的螢幕。隨著宇宙飛船完成了穿越「超太空」的「非時間」旅程,螢幕忽然起了變化,一息間,那均勻錯落,星辰閃耀的影像,變成了一幅由一個孤獨的、像子彈般大的絢爛圓盤策居中央、踞視一切的懾人圖景。

「那就是X—23。」謝路充滿信心地說。他背負著瘦長的雙手,指節因握得過份用力而微微發白。

小謝路兒——兩個都是女孩子——剛好經歷了她們生平第一次的「超太空穿越」。兩人都十分感到在穿越其間,那種有若內外倒置或是從內反轉過來的怪異感覺。她們掩嘴偷笑,同時瘋狂地繞著她們的媽媽互相追逐,一邊大喊:「我們到了X—23!我們到了X—23!我們——」

「靜點!孩子!」謝路婷截然地喝道。「謝路,你肯定了嗎?」

「還有什麼不肯定呢?」謝路反問,抬頭望了望天花板上,表面平滑無瑕的突起的金屬構造。這結構伸延整個房間,分別沒入對角的兩處牆壁。事實上,它有整艘船那般長。

謝路對這粗粗的金屬長桿所知甚少。他只知道它的名字叫「微型模」(Microvac),而且誰有任何問題或疑難,都可以問它。不過就是沒有人向它問問題,它仍負有為宇宙飛船導航,並把宇宙飛船帶引至某一預定的目的地這一重大任務。它從不同的「次星河動力供應站」那兒汲取能量,並為「超太空縱躍」的數學公式計算答案。

謝路和他的家人,只需在船那舒適的起居艙內休嬉及靜心等待。

以往曾有人告知謝路,「微型模」最後的那個「模」(ac) 字,在古老的地球語中,是「模擬式電腦」(analog computer) 的意思。但謝路就是連這一點也差點兒忘了。

謝路婷看著螢幕,兩眼濕濡濡的。「我忍不住。我一旦想起捨棄家鄉,遠離地球,心中總是感到不知怎樣似的。」

「你真傻!地球有什麼值得留戀?」謝路問道:「我們在那一無所有。在這,在X— 23,我們將擁有一切。你不會感到寂寞。你又不是那些先鋒的拓荒者。這星球上已有超過一百萬人。哈!我們的曾子曾孫,可能因為到時X—23也已經過份擠迫,而要另外探求新的世界呢!」接著,謝路若有所思的頓了一頓:「可不是嗎?那些電腦能隨著人口的增長,發展出相應的星際旅行方法,這真是我們的好運氣。」

「我知道,我知道!」謝路婷仍是禁不住心中的哀愁。

謝路兒一搶著說:「我們的『微型模』是世界上最好的『微型模』。」

「是的,我想是的。」謝路撫摸著她的頭髮。

擁有一副屬於自己的「微型模」,真是一件令人快慰的事。謝路十分慶幸他正處於現有的年代,而不是其它的世紀。他父親年輕時,所有電腦都是一些延綿近百平方哩的龐然大物。而且每一個行星只擁有一副,叫做「行星模」(Planetary AC)。一千年以來,它們越變越大。可是,進步突如其來,改變了一切。分子活塞代替了晶體管,最大的「行星模」也變得只佔一艘宇宙飛船一半的空間。

謝路感到很是興奮。他每次想到這問題都有同一的感覺:他現時個人擁有的「微型模」,比起那首次馴服太陽,既古老又原始的「茂的模」,不知複雜多少倍。比起那首次解決了超太空飛行的難題,使星辰間的旅程成為可能的地球「行星模」(歷來最大的「行星模」。)其複雜性也不相伯仲。

「這麼多的星球,這麼多的行星。」謝路婷感歎道,心中思潮起伏。「我想一家一家的人,將會好像我們現時一般,永遠不停地移往新的行星居住。」

「不是永遠。」謝路帶著微笑,說:「終有一天,所有東西會停下來。當然,那至少是數十億年之後的事。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你知道嗎?就是星辰的光輝也有耗盡的一日。熵一定要不斷地增長下去。」

「爸爸,熵是什麼?」謝路兒二尖叫道。

「小甜兒。熵就是代表宇宙消耗了多少能量的一個名字。每一樣東西都會用盡的,就像你那會走會叫的小型通信機械人一樣,你記得嗎?」

「我們不可以換上新的電池,就像我與小機械人換電一樣嗎?」

「小寶貝,星星本身就是電池。它們一用光了,那兒還有新的電池呢?」

謝路兒一隨即撒起嬌來:「爸爸,不要讓它們用光,不要讓那些星星用光吧!」

「看你的,弄成這個樣子。」謝路婷低聲說,有點氣憤而又不知所措。

「我怎知會使她們害怕起來?」謝路低聲回答。

「問問『微型模』吧!」謝路兒一大聲地說:「問問它怎樣才能使星星再亮起來吧。」

「去吧。」謝路婷說:「這會使她們安靜下來。」謝路兒二這時也哭起來了。

謝路聳了聳肩。「好啦,好啦,我親愛的。我去問問『微型模』。它會告訴我們。你不用擔心!」

他詢問「微型模」,又急急的補上:「把答案印出來。」

謝路兩手拿著那幼薄的紙條,裝著很高興的樣子說:「看!『微型模』說到那個時候,它自有辦法照顧一切。你們不用再擔心啦。」

謝路婷說:「現在呢,夠鐘上床睡覺了。我們不久便要到達我們的新家園啦。」

謝路在毀掉那紙條之前,把上面的字讀了一遍:「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他聳了聳肩,轉看那螢幕。X—23正就在前方。

 

         ※        ※         ※

 

臨馬府的VJ—23X凝視著那立體的、小比例的銀河投影圖之中的漆黑深空,說:「我有時會想到,我們對這件事情看得這麼嚴重,是不是有點無聊荒謬?」

嚦鎬廊的MQ—17J搖了搖頭。「我認為不。你也知道,依目前的擴展速度,整個銀河系不出五年便會全部擠滿了人。」

他們兩人看來都是二十出頭。兩個都身形高大而且體態優美。

「不過,」VJ—23X說,「我仍是不大願意向銀河評議會遞交一個如此悲觀的報告。」

「我認為這樣做最恰當不過。他們就是需要點衝擊,我們應該使那班高高在上的大官認真起來,看清楚一下問題。」

VJ—23X歎了口氣。「太空是無限的。外邊還有成千上萬的銀河等待著我們,隨我們任意發展下去。想想呀,所有銀河的數目實在何止萬千!」

「就是一億一兆也仍然不是無限。而且總的數目比之無限,是越來越小得可憐。試想想!二萬年前,人類首次解決了直接利用恆星能源的難題;數世紀後,恆星際飛行得以實現。人類經歷了數百萬年才擠滿了一個小小的世界,卻只需一萬五千年便擠滿了其餘的整個銀河。如今,我們的人口每十年就增加一倍——」

VJ—23X打岔說:「我們要知,長生不死是一個主要的因素。」

「很好。我們現在可以長生不死。不錯我們應該把它歸入考慮之列。我總覺得這長生不死有它令人不悅的一面。『銀河模』(Galactic AC) 的確替我們解決了不少問題,但就防止衰老及死亡這一問題而言,它以往的成績都因此而付諸流水了。」

「然而,我想你不會打算放棄你的生命吧!」

「不!不!」MQ—17J急急的斷然回答,可是隨即又轉為溫柔委婉的說:「起碼不是現在。我還挺年輕呢。你呢?你多大了?」

「二百二十三歲。你呢?」

「我還未到二百歲——不過,讓我們回到原先的話題吧。人口每十年增長一倍。一天當這個銀河被住滿了,不出十年我們便可擠滿第二個銀河。再過十年我們可擠滿另外兩個。另一個十年、四個。不出一百年的光景,我們將擠滿了一百萬個銀河。只消一萬年,整個宇宙便會肩並肩的擠滿了人。之後又怎樣呢?」

VJ—23X說:「還有一點要考慮的,就是運輸的問題。我懷疑若把整個星河的居民從一個星河移往第二個星河,將需要多少的太陽能源單位。」

「提得好。就是如今,人類每年就消耗兩個陽能單位。」

「大部份的能量都浪費了。試想想,單是我們自己的星河,每年就輸出整千個陽能單位,而我們只用了其中的兩個。」

「不錯。可是我們就是能夠百份之一百地利用這些能量,都只不過使終結來得遲些吧了。我們的能量需求,正以幾何級數地上升,比人口的增長還厲害。我們在所有星河未熄滅之前,一早便會耗盡一切可能利用的能量。有意思,一個真正有意思的觀點。」

「不過,我們可以從星際氣體中重新製造新的恆星。」

「或是從擴散了的熱能中製造出新的恆星?」MQ—17J帶著嘲弄的口吻問道。

「可能有某種方法,我們能把熵的趨勢倒轉過來。我們應該問問『銀河模』。」

VJ—23X實在並非認真的這樣想。但MQ—17J已從他口袋中取出了他的「銀河模」通信儀,放在他前面的桌上。

「我一早便想這樣做。」他說:「這是人類遲早要面對的一個問題。」

他嚴肅地注視著那通信儀。這通信儀只是一個兩寸見方的正立方體,而且中間差不多空無一物。但它透過超太空,與那為著全人類服務的偉大「銀河模」連結在一起。我們如果把超太空也計算在內,它實在是「銀河模」龐大軀體的一部份。

MQ—17J頓了一頓,正揣測著在他長生不老的未在歲月中,究竟有沒有一天能親眼目睹「銀河模」。這「銀河模」位於一個特別為它而設的小小世界之上。如蛛網般的力場光束縱橫交錯、來回穿插。一股一股的亞介子流,在光束所支持著的特種物質中飛躍奔馳,以代替以往古老而又笨拙的分子活塞。然而,就是擁有這些「亞以太」先進技術的「銀河模」其整個軀體也足足有二千英尺之長。

倏然地,MQ—17J向著「銀河模」通信儀發問:「熵可以被逆轉嗎?」

VJ—23X嚇了一跳,急忙說:「噢!我不是真的要你問這樣的一個問題。」

「為什麼不?」

「我們大家都很清楚,熵是不可能逆轉的。我們不能把燒剩下來的煙塵和灰燼變回一棵大樹。」

「你的世界那兒有很多樹的嗎?」MQ—17J問道。

「銀河模」的聲響,把兩人嚇了一跳,兩個人隨即靜了下來,不敢作聲。從上那精巧細小的通信儀中,傳來了一絲清脆悅耳的聲音,說:「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VJ—23X說:「可不是嗎!」

兩人隨即又回到即將呈交銀河評議會的報告那一話題上。

 

         ※        ※         ※

 

思尊者的心靈伸延及於整個新的星河,對那些維持星河的璀璨光輝、在銀河中繞轉成流的無數星辰,表現出一絲微微的興趣。他從未探訪過這個星河。他有可能探訪所有的星河嗎?它們是如此的眾多,而且每一個都載滿了人——但這個負載已差不多成為一種無用的累贅。一步一步的。人類真正的精髓,已移往這裡,在這太空的深處。

是心靈,不是肉體!那些不朽的軀殼仍然留在行星上,「洋洋乎與浩氣俱」。有些時,它們會起來作一些實質的活動,不過,那是越來越少的了。此外,長久以來,已經越來越少新的自我出現,以加入這個無比強大的行列。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宇宙中已越來越少空間可供新的個體居住。

思尊者在他的沉思冥想中,被另一個移近的心靈的飄渺觸角所驚醒。

「我是思尊者。」思尊者說:「你呢?」

「我是大十暈。你的銀河叫什麼名字?」

「我們就叫它做銀河?你的呢?」

「我們也是這樣叫。所有人都稱他們的銀河做『他們的銀河』,僅此而已。不過,這也是挺自然的。」

「是呀。反正所有的銀河都是一樣。」

「並非所有銀河都是一樣的。在某一個獨特的銀河之中,必定有一處地方是人類的發源地。那不是使這個銀河與別不同嗎?」

思尊者說:「那麼是那一個呢?」

「我也不大清楚。不過,『宇宙模』(Universal AC) 會知道的。」

「我們不如問問它吧。我突然感到很好奇。」

思尊者擴大了他的感覺範圍,直至那些銀河越縮越小,成為一個更大更漆黑的背景上的散落光點;這盈億上兆的星河,載著那些不朽的居客、那些智能的形體,而這些形體的心靈,卻都在深空之中自由飄泊。然而,其中有一個銀河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人類就是從這銀河發軔和茁壯長大。在那朦朧的遙遠歲月之中,曾經有一段時期,這是惟一有人類居住的地方。

思尊者受好奇之火熬炙著,極欲看看這銀河是怎麼的一個模樣。他叫道:「『宇宙模』!人類是從那個銀河中起源的?」

「宇宙模」立即便已聽到這一呼喚,因為在每一個世界及太空中每一個角落,「宇宙模」都有它的接收器在默默地守待。而每一個接收器通過了超太空,都直接駁到一處不為人知的地點——「宇宙模」孤伶獨處,踞策一切的地方。

思尊者所認識的人之中,只有一個的思維曾經穿透至「宇宙模」的可見範圍內。按照他後來所說,所見到的就只是一個耀眼的、直徑大概只有兩英尺的球體,而且還是模糊不清的。

「但那怎可能是『宇宙模』的全部呢?」思尊者曾經問道。

「『宇宙模』的大部份都在超太空。不過,它究竟以一種怎樣的狀態在那兒存在,我實在難以想像。」這就是思尊者所得到的回答。

事實上,不單回答的人難以想像,任何人也同樣無法想像。思尊者知道,這是因為在很久以前,人類已沒有參予任何一副「宇宙模」製造過程中的任何部份。每一副「宇宙模」都親自設計並建造它的繼承者。

每一副電腦,在其存在的上百萬年的歲月中,都不斷搜集及累積必需的資料,用以造成一個更好、更精巧、更能幹的繼承者。它所有的知識及自我的意識,將融入這繼承電腦之中,混成一體。

「宇宙模」打斷了思尊者的遊蕩心思,但不是用語言,而是通過引導。思尊者的心神,被帶領至一幅黯淡星河海洋的圖景,在這圖景中,其中一個星河擴大起來,直至其內的星辰清晰可辨。

一個思想隨即而來。無比的遙遠,卻又無比的清晰:「這就是人類原先的星河。」

但不論怎樣看,也看不出這星河與其它的有什麼分別。思尊者抑遏著心中的失望。

大十暈一路伴隨著思尊者的心靈,現在突然說:「而其中的一顆星就是人類起源時的星體嗎?」

「宇宙模」說:「人類原先的星球已變成了新星。現在它是一顆白矮星。」

「那上面的人都死了嗎?」思尊者錯愕地,不加思索地問。

「宇宙模」說:「像其餘類似的情況一樣,我們及時造了一個新的世界,好讓他們的肉體有所棲息。」

「唔!當然。」思尊者說。但就在他如此說的當兒,一陣失落的感覺湧上心頭。他的心神放開了對人類那原先星河的掌握,讓它跳回那星河海洋之中,再度成為朦朧的光點。他永不想再看見這星河了。

大十暈說:「幹嗎?」

「星辰逐一的消逝。那原先的星球已死掉了。」

「它們橫豎都要死的嘛。有什麼不妥呢?」

「但當所有能量都耗盡了,我們的軀體最終也會死亡。就是我和你也不能倖免。」

「那要經過數十億年呢。」

「就是數十億年以後,我也不想這事發生。『宇宙模』!我們怎樣才可以使星辰長生不滅呢?」

大十暈覺得很有趣,說:「你是在問,熵的方向是否可以被逆轉?」

「宇宙模」隨著回答:「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思尊者的思維頭也不回的飛返他自己的星河。他再也沒有理會大十暈,無論大十暈的軀體是在億兆光年外的一個星河那兒等待,抑或只是在思尊者星球旁邊的那顆星球之上。那實在沒有什麼關係。

悒悒不樂地,思尊者開始搜集星空間的氫氣,去製造屬於他自己的一顆小星。假若所有星星真的終有一天全部死去,至少,如今還可以有些星球被建造起來。

 

         ※        ※         ※

 

人類顧影自度。在某一意義而言,人類的心靈已混然成為一體。他由無數億萬兆的萬古長青的軀體所組成。每一軀體都不衰不朽的臥在它所處的地方,靜靜地休息著。每個皆由一些完美無瑕,同樣不衰不朽的機械人侍奉左右。所有這些軀體的心靈,則自由自在地慢慢融會在一起,變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分彼此。

人類說:「宇宙要死了。」

人類環顧四周昏黯的星河。所有的巨族星球,那些揮霍無度的浪費者,在最最暗淡遙遠的過去,便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差不多所有的星辰都已成了白矮星,在暮景餘年中苟延殘喘。

星辰與星辰之間,有些新的星星從塵埃中誕生,有些是通過自然的途徑,有些則是人類的製作。然而,就是這些也在逐步走向死亡。若把幾顆白矮星糾集起來,叫它們碰撞在一起。其中釋出的巨大能量,可用來製造一些新的恆星。可是大約要一千顆白矮星,才能造成一顆新的星球。而且就是這些「新星」,也有壽終正寢的一日。

人類說:「只要好好地使用,藉著『萬宗模』的監督和指示,宇宙間現時仍剩下的能量,也能持續數十億年。」

「就是這樣。」人類說:「終有一天,一切都盡歸塵土。無論怎樣的巧妙利用,怎樣的延長節約,能量一經花費,就逃逸四散,不可捕回。熵必須永恆地增長,直至它可能達到的最大值。」

人類說:「熵不可以逆轉的嗎?讓我們問問『萬宗模』。」

「萬宗模」(Cosmic AC) 包圍著人類,卻不在太空那兒。事實上,「萬宗模」沒有一絲一毫在太空之中,它整個的在超太空那,由一些既非物質也非能量的東西所組成。它的大小及本質等問題,以人類所知的語言及思維來說,已是毫無意義的了。

「『萬宗模』,」人類說:「熵怎樣才可以逆轉過來?」

「萬宗模」說:「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人類說:「搜集多些資料吧!」

「萬宗模」說:「我會的。我做這工作已有一百億年。我的祖先及我自己曾經多次被問及這一個問題。可是就所有資料,仍是不足以回答。」

「會不會有那一天,」人類說:「資料終於足夠。又或是在任何情況之下,這個問題也是無可解決的?」

「萬宗模」說:「沒有問題是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能解決的。」

人類說:「你將於何時才有足夠的資料去回答這個問題呢?」

「萬宗模」說:「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你會繼續為這個問題尋求答案嗎?」人類問。

「萬宗模」說:「我會的。」

人類說:「我們會耐心等待。」

 

         ※        ※         ※

 

所有的恆星和星河,逐一地泯滅消亡。經過了一億兆年的運行虛耗,太空變得漆黑一片,黯然沒有一絲亮光。

人類一個一個的融入「模」(AC) 之中。每一實質的軀體,在融合的過程中失掉了思想上的自我,但結果並不是一次損失,反而是一種很大的增益。

人類最後的心靈,在融合之前停將下來。他遙視太空深處。淵藪中除一顆最後的黑暗星球外,其餘一無所有,有的就只是一絲半縷極為稀薄的物質,空虛無定地被餘溫盡散、無限地接近絕對零度的熱量所激動。

「人」說:「『模』,這就是終結了嗎?這些紛亂混沌,不可以在宇宙中重新倒轉過來嗎?做得到嗎?」

「模」說:「資料不足,無可奉告。」

「人」最後一絲的心靈與「模」融合為一,最後就只有「模」獨自存在——在超太空中孤單地存在。

物質和能量消滅了,空間與時間亦因此隨著消失。就是「模」的存在,也只不過為了要回答那最後的問題。這一問題,自從一億兆年以前,一個半醉的電腦操作員向一副電腦發問以來,「模」就一直未能作出正確的回答。當然,那副電腦比起「模」來說,還遠不及一個人比之與「人」。

所有的問題都回答了。但只要這問題一朝未被作答,「模」也就一朝未能放鬆它的自我意識。

一切存在的資料終於搜集齊全。沒有任何資料沒有被列入。

但所有搜集得來的資料,還需要全部綜合起來,並依其所可能有的關係,逐一的分類、排列和組合。

這一工作花費了一個沒有時間間隔的「頃刻」。

終於,「模」學會了怎樣去逆轉熵的方向。

但面對這最後問題的答案,「模」找不著任何人來告知。不過,那不打緊。這一答案——通過實踐來表達——將連這一點也照顧在內。

又過了另一無時間的頃刻,「模」思索著最好的著手方法。小心翼翼地,「模」建立起整個程序。

「模」的意念統攝著一切,包括以往曾一度存在的宇宙;而對著現在「混沌」一片的存在,則正在沉思冥想。一步一步地,這程序必須被貫徹執行。

「模」說:「有光吧!」

於是就有了光——

 


 

 

 

y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